練人稱練人稱wwww

snow.png

第一眼看見他時
以為自己眼花了,那個百年之前未了保全自己而縱身崖下的身影
坐在盛開花朵的梅樹下,吹著葉笛

怕自己的模樣嚇著了他,捨棄自己的過去
化身成沒有過去的人,故意踩斷地上的落枝,驚醒樹下的人影

天真的個性和過去一點也沒有變
比起過去還帶些無知,無謂般的說著自己沒有名字,卻在眼底透露著些許難過

「你給我的感覺像這落雪,身背一口巨劍,吾喚你『劍雪』如何?」

那是你第一次對我展開笑顏,如同千百年前的你一樣。
如同雪一般的純潔,亦或的吾心中最純潔的一塊

一晚你推醒冒著冷汗的我,浸濕的布細心擦拭著吾額上的汗珠
正想道謝時,你卻低聲的問「涅磐...是你重要的人嗎?」
那個禁忌般的名字卻輕易的從你口中脫出
不清楚我現在的表情是什麼,但你卻微微的欠身說著抱歉離去

那是第一晚,體內的思念衝破了自己的意識
血紅的夜叉屠殺了整個村莊才獲得平息

「涅磐...涅磐...涅磐....」
那個人一舉一動都像是刻膜般印出來的

你喜歡甘甜的香茗,他喜歡香醇的梅茶
你總在月色的夜晚吹著笛,他則在梅樹間吹著隨手捻來的葉笛
同樣的不甚酒力、同樣的天真、同樣的...

「涅磐、劍雪、涅磐、劍雪...」
是真還是假
是過去還是現在

其實早就已經分不清楚了...

未來的路怎麼走,虛空的過去‧ 之後的我,又將何去何從?

「封禪,要不要來些新鮮的兔肉?」

「在配上農舍私釀的燒酒。」晃晃手上的瓷瓶,看著貪杯的他露出淘氣的笑容。

這樣就好。

是一劍封禪,也是吞佛童子
也是陪你遊歷江湖的唯一一人。






第一次打阿吞吞心境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要說,阿吞你這個混蛋王八加三級
不要看起來我好像很愛吞吞
其實我巴不得那傢伙快點葛屁
你的頭髮越來越沒有品位!!!!(遷怒

敲結尾時後跑去玩遊戲
結果都忘記要敲什麼虛掉了(打滾


對了還有圖
去退重症回來說要看醫術
結果板子插上去就在畫圖(裝死
沒有手指拉頭髮整個不知道怎麼處理阿(驚恐
01.jpg
而且據說我的佐為還是簡易免安裝版
塗塗抹抹外這是第一次沒有線稿
就直些撇,而且還是同一個圖層直接上ˊWˋ
害我眼睛畫爛想改都沒有辦法改
佐為我搞不懂你阿
不過顏色跟線很好看倒是真的www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